您好!欢迎来到聚一下资讯网

汇聚最前线的资讯报道,传播正能量,让网民们就可尽知天下事。了解最新热点,就上聚一下资讯网

聚一下资讯网

发布时间:2020-05-26 22:39:56 编辑:小美 来源:meipian

,(图1)

1977年恢复高考,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也改变了千百万个体的人生轨迹。我幸运地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高考并被高校录取,由此步入了一个神圣的舞台,从而演绎了充实而有价值的人生篇章。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年,我要讲一讲那一年我的高考故事。

,(图2)

报名:最后一天到报名点

1977年的冬天,是一个暖冬。即使在高海拔、多树木少人烟的神农架也未感到些许寒意。

那年,我在神农架林区当筑路工,所在单位叫基建二队,队里工人大部分是招收的下乡知识青年。

11月初,大山外面传来,国家要恢复高考。不久,队部接到上级,老三届知青可以参加高考。于是,队里许多知青跃跃欲试,相互商量,邀约去报名。到11月底,符合条件的都到林区第二大集镇木鱼坪招生点报了名。

我是66届高中毕业生,符合报名条件。能报名参加高考,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但却有一些顾虑:高中毕业都11年了,这中间下乡当知青种了4年田,当工人修了5年路。艰苦的经历固然磨炼了人的意志;蹉跎岁月,却荒废了知识和学业。如今,我已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妻子又上班又带孩子,家里困难确实很大。更重要的是家庭出身不好,担心政审过不了关。

眼看报名截止日期临近了,同事们都催我去报名,妻子也鼓励我去试试。直到报名最后一天,我还是未拿定主意。同事宋光力在公路上喊我,约我一起去报名,并说队里答应报名、考试等不作事假,按上班对待。我想平常请假难上加难,还不发工资,现在报名、考试算上班,何乐而不为!于是去了木鱼坪,算是最后一个报了名。

其时离高考也就一个星期了,队部领导同意凡报名高考的工人每天在家复习半天。大家一商量,请求将六个半天换成三整天,领导批准了。于是我在家复习了三天。与其说是复习,其实比上班更辛苦,不满两岁的儿子成天缠着要带他玩,再加上根本没有复习资料,无从复习。无可奈何,到时候只能听天由命了。

,(图3)

准假三天,在家复习备考

应考:最后一个出考场

1977年12月6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也是我人生的一个拐点。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已届而立之年的人能参加高考,那种心情激动而复杂,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考点设在木鱼中学。来到考点,看见考场外面有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岗,颇有几份庄严肃穆气氛。每个考室有30个考生,进入考室按考号坐定。我的准考证号是205号,作为生命的符号珍藏至今。

,(图4)

条件所限,照片都没有

环顾室内,只见男多女少,年龄参差不齐,大的有30岁上下,小的只有十五六岁,真是别开生面的考试。鉴于个人经历和条件,我的期望值不高,所以心态好,很淡定。

上午考语文。读书时语文是我的强项,所以应 考从容不迫。打开试卷,觉得试题难度不大,于是用布满老茧的手,拿起久违的笔,很顺利地做完了前面的基础题。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就有考生陆续退出考场,一个小时后,考生就走得差不多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人。

考试后半场,我开始写作文。作文是我的拿手好戏,从初中到高中,我一直是语文科代表,习作经常作为范文评讲或在校刊发表,今天算是派上了用场。一看作文题:《学雷锋的故事》我暗自高兴,文思汩汩而来。文章记述了一个学雷锋做好事的故事,突出了助人为乐不图名利的雷锋精神。写着写着发觉其他考生已经了,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埋头疾书。可能是正常的变成了不正常,因为奇怪,监考老师包括巡视人员都走到我的桌旁,看我写作文。我信心满满,认认真真地将试题全部作完,时间用满,最后一个交卷。以后几科考试也较顺利,就是数学不够理想。

结束考试走出考场的那一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悦。今天能和其他青年人一样参加高考,一同公平竞争,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都满足了,因为终于堂堂正正地站在同一平台上履行了自己的权利。这是一次人格尊严的回归,也是社会的一大进步。回到单位,向妻子和同事讲述了应考时的情景,认为做了一生中最荣耀的一件事,脸上洋溢着自豪,内心充满了感恩。

万万没有想到,考试刚刚结束,整个神农架林区都传开了,基建二队的崔××文章写得好,考上大学没问题了。此时,我的心情反而很平静,因为后面还有许多关口要过,也只能在忐忑中等待事情的发展。

录取:最长时间的等待

1978年1月,好传来,我的高考分数超过了录取线。那时不对考生公布分数,也不知考了多少,只说初选合格了。接着就是体检,最后填报志愿。我报了一般考生不愿报的师范院校中文专业,为了保险,在是否服从分配”栏中填上了服从”从报名、考试、体检到填报志愿,这一路走来,到此算了暂时吃了定心丸,接下来就是静等录取书了。

,(图5)

坐一整天车,到松柏镇体检

春节过后,工程队要向大山里转移,所去的地方叫瓦屋咆,家属和孩子暂留大本营水磨山。来到瓦屋咆,我砍了八根木棒搭了个床垫上棕垫、棉絮等,算是有了睡觉的地方。白天出工修路,晚上回工棚休息。住油毛毡,挖土石方,吃土豆片,在冰雪覆盖的深山老林中静静地等待,内心充满着期盼与憧憬。

寒冬过去,冰雪融化,大地回暖,和煦的阳光普照着原始森林,春天迈着缓慢的脚步姗姗而来。

时光在焦急等待中流逝,转眼已到1978年4月。从1977年11月报名参考、体检、填报志愿整整过去了四个月,至今仍杳无音讯。一天下班后,我和好友傅瑞楚在山上转悠,谈及此事,无限失落伤感。我估计还是家庭问题影响了录取,现在分数达到了,体检合格了,填报志愿等都按程序进行了,为什么时间过了这么久不来。心想,与其这样折,不如当时不让报名参考,免得让人受此无端煎熬!

在无限失落又不甘心仍存在渺茫希望的等待中度日,每天还得照常上班,默默忍受着痛苦的折磨。这天上午工地转断面,我扛着一个耙耙前面套着一个撮箕(班长和同事照顾最轻的活锄渣,这是必备工具)一只手抓住一根山竹往上爬的时候,只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循声向坡上望去,是水牛娃儿!其大名廖昌胜,人们都不知道有此雅名。他大声对我说,正式宣布你不再挖土石方了,把你的工具交给我吧!原来,昨天他下班后回了大本营,今天上山上班,妻子托他带信,说接到了大学录取书,要我下山。我将信将疑,妻子大意,忘了将书带给我,当时又无电话。我只好反复追问,恳求他不能开玩笑,廖昌胜赌咒发誓不会骗我。确认后,那种金榜题名时的快愉,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是没有语言可以表达的。我明显地感觉到心跳在加快,身体在发热。我暗暗地警告自己,千万要控制住感情,不要让范进中举的悲剧重演。

我向班长刘光汉说明情况,收拾简单的行装,由傅瑞楚帮我背着一起下山去。走过工地,沿途两百多名战友向我祝贺,我微笑着向战友们鞠躬,挥手致意,工地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热泪盈眶,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工地,离别了多年朝夕相处、同甘共苦的战友。

1978年4月8日,我带着家人的嘱托,由张军、刘俊德、袁学全、朱明等好友送行,在水磨山桥头搭班车东去,走上了一条异乎寻常又充满希望的求学之路。

后来得知,1977年高考我们第一批录取之后,国家又进行了扩招,因此推迟了发放录取书的时间。从公布的数据看,1977年全国共有570万人参加高考,27万人被录取,湖北的录取率仅为4.3%,本人有幸成为这4.3%中的一员。

受我影响,基建二队又有张军、徐宗华、傅瑞楚、张幼林等优秀青年参加1978年高考,进入高校深造,实现了人生的华丽转身,并在各自从事领域作出了不凡的业绩。

,(图6)

两代人同窗苦读—年长者35岁年少者16岁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因为高考改革,国家走上了繁荣富强之路,我也荣幸地站在传道授业的讲坛上任教高中语文,为阳光与智慧的人生铺路,让一批又一批优秀学生通过高考进入大学殿堂成为栋梁之才。我的两个儿子也受惠于高考,先后进入重点大学,读了硕士。

从教30年,个人价值得以充分体现,教学成绩优异,获得县级以上表彰15次,并荣获湖北省优秀教师和特级教师称号。

知识改变命运,奋斗创造价值。机会永远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感谢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感谢高考制度的改革。

向高考致敬!

,(图7)

,(图8)

高考改变命运 —

一家四人在俩儿子就读大学校门前留影

,(图9)

,(图10)

,(图11)

人生最大的光荣—先后出席市县党代会

,(图12)

,(图13)

平凡的事业,崇高的荣誉

谨以此献给

那些参加过1977年高考和所有参加过高考的人们,以及即将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 !

秭归一中 崔一伕

2017年11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高考

高考,一般指高等教育入学考试,现有普通高校招生考试、自学考试和成人高考3种形式。高考是考生选择大学和进入大学的资格标准,也是国家教育考试之一。高考由教育部统一组织调度,教育部或实行自主命题的省级考试院(考试局)命题,2014年6月7、8日考试(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海南省为6月7日、6月8日、6月9日)。高考成绩直接影响所能进入的大学层次,考上一本大学的核心前提就是取得优异的高考成绩。在2016年之前,高考英语分值逐年降低:2015年,英语120分,相应的,语文将提高到180分;2016年,英语100分(会考),语文提高到200分。2014年9月4日,高考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公布:文理不再分科。2015年起,高考将取消体育特长生、奥赛等6项加分项目。上海、浙江二省市2014年开始第一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北京、天津、山东、海南四省市2017年开始第二批高考综合改革试点。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