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聚一下资讯网

汇聚最前线的资讯报道,传播正能量,让网民们就可尽知天下事。了解最新热点,就上聚一下资讯网

聚一下资讯网

他成为最早在武汉参与救治的广东医生,恢复他自身免疫力

发布时间:2020-03-27 15:31:05 编辑:小优 来源:uc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辉

通讯员 韩文青

“80后”的桑岭是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钟南山院士团队中的一员,年纪轻轻的他在重症领域却已是身经百战。

1月23日大年二十九那天,他接到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的紧急电话,要求当天晚上务必到达武汉,作为国家队专家加入金银潭医院ICU病房的救治。就这样,他成为最早在武汉参与救治的广东医生,近接受羊城晚报的采访,为读者还原当时的金银潭医院、医务人员、ICU的情况。

他成为最早在武汉参与救治的广东医生,恢复他自身免疫力(图1)

“你不在现场,无法想象她们的拼劲儿”

羊城晚报:你第一眼看到的金银潭医院是怎样的?

桑岭:在我的印象中,医院应该是人满为患的,这家医院给我的印象却是非常安静,大厅也看不到什么病人。后来我才知道,在那段时间当地的老百姓都不敢接近这里,因为这里是武汉的传染病医院。

这里的安静还体现在医务人员身上,我们到达的时候,武汉的医护人员已经坚持了一个多月没有退下来。这么长时间的坚守,到了那个时候不可能还有欢声笑语,即使那一天是除夕夜,他们有的只是疲倦和压力,因为他们面对的毕竟是生命。

对于武汉的医护人员,我一直是非常佩服的。医院的基建方面也是薄弱的,我刚去的那段时间经常面对断电断氧。中央供氧断了,必须马上换上氧气瓶,否则病人可能就没了。

医护人员都要去搬,男医生的体力还好,最让我感动的是,80后的护士长带着90后甚至95后的姑娘们去搬氧气瓶,你能想象那一个个小身板把大氧气瓶搬上车再一瓶瓶往回拉的情形吗?你不在现场,很难想像那群姑拼劲儿。

有两个年轻护士就是在我眼前晕倒的,我们把她们拉到安全区,还好人没事,第二天又跑回来上班,她们怕科里没人。当时我们的确面对非常多的困难和震撼,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也没有面对过的。

基建方面很快就改观了,特别是上级领导来金银潭医院视察并做了指示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新的液氧站就建起来了,能够满足整个医院的氧供,管道和电力也在各方的支持下恢复到正常的运作。

他成为最早在武汉参与救治的广东医生,恢复他自身免疫力(图2)

“当时ICU最大的困难是士气低沉”

羊城晚报:进入ICU里的情形是怎样的?

桑岭:当我进入七楼的ICU病房里,给我的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难度会很大。

难度在于金银潭医院一直是传染病医院,重症不是它传统的强项,人力也非常缺乏,16个床位收治的都是极为危重的病人,当时能够进去查房的只有三个医生,有些医生还是病科、普外科、心内科来支援的。按照相关标准,ICU里的医患比是,但当时连0.也达不到。

我感觉最大的困难是士气上的困难,在早期,武汉危重病人的治愈率可能不是太高。做医生的就是想治病救人,但如果你面对病人治疗效果不好,这对你心理的打击是非常非常大的。就在我去的前一天晚上有4个病人去世,医护的士气很低沉,这是我在那里最初的10天所面对的情况,并一直想要改变。

作为ICU医生,我带过去的不是我个人的经验而是我们整个呼研所的经验和工作风格。在早期那么艰难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能成功地给病人拔掉气管插管,当医护人员看到原来经过这样的努力,病人真的能好,整个团队的士气就起来了。

羊城晚报:听说您是比较早在武汉开始给病人插管的,有没有想过风险问题?

桑岭:我有一个原则,做这些高风险操作,包括气管插管、纤支镜、拔出气管插管,一定要做好防护再进去,把防护做好了再操作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不主张任何医生裸奔式地去抢救。

不过穿了防护服后,操作难度绝对比平时要大。我印象最深的是,给一个病人上ECMO,戴着两层手套去摸动脉的搏动可以用“细若游丝”来形容,护目镜上都是水,视野也不好。多亏当年在呼研所前辈们“折磨”我的基本功,让我今天能靠感觉把管子放进去。

他成为最早在武汉参与救治的广东医生,恢复他自身免疫力(图3)

“后来国家决定关口前移”

羊城晚报:这段时间以来,你们对重症病人的治疗上有哪些变化?

桑岭:说句实话,我们刚刚来的时候,对这个病是“零”了解。其实到目前为止,新冠肺炎没有有效的抗病毒药物,我们最强大的武器就是病人的免疫力, ICU医生能做的就是帮助这些危重病人维持生命,恢复他自身免疫力,并控制继发感染。

面对这些危重患者,一方面做着我们在ICU本来要做的事,比如气管插管、俯卧位、ECMO,一方面我们在治疗过程中一直在摸索。

比如这些病人送到ICU时已经比较危重了,其实在送来之前已有较长时间的低氧状态,别的疾病的重症病人如果低氧了,病人会感觉喘不上气,表现得烦躁、难受。但新冠肺炎不同,病人戴着无创呼吸机,还能泰然自若拿着手机刷剧、看NBA,甚至还能时不时摘下面罩去喝牛奶、吃包子。但病人感觉没事,不代表他没事,低氧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出来。

后来国家决定关口前移,就是病人哪怕自我感觉还行,只要氧合指数低于150就考虑气管插管。等到病人看不了NBA了再插管,可能就救不了他了。这些决定都不是无缘无故出来的,都是前线的医护人员每天观察、讨论,得到一些经验去反馈,给到卫健委建议的结果。

他成为最早在武汉参与救治的广东医生,恢复他自身免疫力(图4)

“床位从紧张到缓解有个明显的时间点”

羊城晚报:您所在的病区床位是什么时候缓解的?

桑岭:这要从整个事件的发展经历来看,一开始武汉市政府就定点了两家医院收治新冠病人,金银潭和肺科医院共1000个床位,但后来可以看到这些床位根本没有办法满足需要。于是就起了雷神、火神医院,数目还是不够,轻症和重症加起来的人数仍非常多。重症病人往我们这边转,那情形是非常夸张的,上个病人还没走,下个病人已经在门口一边抢救一边等床位了。

方舱医院一开,各大医院转为重症医院,我们这边的情况就明显改善了,这是一个明显的时间点。作为重症医生,我们很感谢方舱医院,方舱医院收治了大量轻症病人,可以让大医院腾出手来专心救治重症病人。

像协和医院西院区、省人民医院东院区等整个医院变成了重症医院,再由各医疗队来整建制接管,这是我们国家很伟大的一个地方,我相信欧洲做不到,美国也做不到,我们中国做到了。

不过我们最近的床位又满了,因为武汉要面对复产复工,很多医院要恢复正常的诊疗,逐渐分批地把一些医院变成“清洁医院”就是能看新冠肺炎以外的其他疾病,解决老百姓的就医问题。

那么新冠病人往哪里清空呢?那就往我们这里—协和西院转了,我们又迎来了新的高峰,不断有病人转进来,我觉得开始进入总攻阶段了,金银潭是最后一批负责收尾的医院,要不要加床,我还打个问号。

“估计美国也遇到了和我们类似的病例”

桑岭:美方问了两个问题,我有参与回答。

第一个问题是问我们前线有没有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俯卧位通气。我的回答很直白,“我们的病人是全趴着,而且是一早就趴着”

我们ICU里有16个床位,也就是16个重度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病人,如果你进到我们的ICU,你会看到16个趴着的病人,所以我们是统一进行了俯卧位通气,它对医疗资源耗费不多,唯一耗费的就是医护人员的臂力和腰力,但对病人的改善是明显的,性价比很高。所以我们在前线应用非常积极,特别是早期ECMO比较紧缺时,我们会更加依赖俯卧位通气。

第二个问题是,哈佛的ICU医生问我们使用插管的指征是什么?当时黎老师回答了,就是氧合指数小于150,我们前线也是这样,不要因为沉默型低氧血症延误了患者的救治。我估计美国也遇到了类似的病例,哈佛的专家不会无缘无故问我们这个问题,这指征就是他们十几年前就提出来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病人

病人,sickperson;patient生病的人。尤指等候接受内外科医生的治疗与照料的人。其为多义项,古语里又有使人民困顿、扰乱为害人们等义。

医院

医院(Hospital)一词是来自于拉丁文原意为“客人”,因为一开始设立时,是供人避难,还备有休息间,使来者舒适,有招待意图。后来,才逐渐成为收容和治疗病人的专门机构。医院是指以向人提供医疗护理服务为主要目的的医疗机构。其服务对象不仅包括患者和伤员,也包括处于特定生理状态的健康人(如孕妇、产妇、新生儿)以及完全健康的人(如来医院进行体格检查或口腔清洁的人)。最初设立时,是供人避难,还备有娱乐节目,使来者舒适,有招待意图。后来,才逐渐成为收容和治疗病人的专门机构。

延伸 · 推荐

武汉中心医院又一位眼科医生因感染新冠肺炎离世,同事,他坐在他的机器前默默地吃.

3月9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武汉市中心医院多位医生处核实了解到,该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患新冠肺炎离世。武汉市中心医院官网介绍,朱和平,眼科副主任医师,擅长眼底病诊断治疗,眼前后节激光治疗。该院医护人...

中山大学副校长,目前救治了364例确诊病人,医护人员零感染

南都讯 目前,广东省7所高校派出200多人的医护人员到湖北参与救治,那么中大在防疫、战疫过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2月4日,广东省政府举行第十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会上,中山大学副校长、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

他是个医生,表哥明天晚上就要奔赴武汉防疫第一线,我用这道美味给他送行

这几天,全国各地的人们都为武汉加油,希望武汉早日健康起来。在援助武汉的队伍里,最早冲锋陷阵的是医生,他们无怨无悔,不计个人安危,不想自身安全,连续奋战在抗击病毒的第一线,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默默无闻的奉...

说点什么